那次中招了以后…

    我的气管比较弱,一感冒就会引发气管炎,然后就是绵延不绝的咳嗽。所以一直对感冒都是怕怕的。
    有次去仓库处理一些退货事宜,计划要工作一周。好死不死第一天搭手工作的那个小伙子,一声接一声的喷嚏问候。我虽已有意离他远点,但要搭手干活,总免不了在他的气势笼罩的疫区停留。这样一天下来,晚上已觉鼻腔涩痒,心知不妙,着了道了。只好喝些开水,早早睡下,期盼万能的免疫力能歼灭来犯之毒。
    次日早上醒来,已然咽喉干痛,头也开始有点沉重了。看来病毒来势凶猛,免疫力已力不能支,必须要寻求外援才行了。
    我确实感冒了。既然常规的喝开水已经不灵,那就找感冒药吧。因临时短期出门,并没准备下药物。而且还常听人说,感冒了,吃不吃药都是6 -7天。想想也是。一方面,流感病毒次次出新,研制那些感冒药的时候,现在正猖狂的病毒还没出现呢,怎么可能做到对症下药?感冒药更多的作用,可能只是降低人体的敏感性,截断身体局部遭到病毒攻击时的求救信号,在身体的自我感知上造成并没什么大问题的假象。就好象当年非典初发时北京市政府的作为那样。总要经过6-7天,靠免疫力动员组织起力量去扑杀了病毒才会好。另一方面,就算吃下去的感冒药正好就是对付和清除现在这类病毒的,但吃进去的药,要通过胃的消化,溶入血液,由血液带到病毒入侵位置,才能与病毒起作用。感冒病毒只是从呼呼道入侵,吃药却把全身的血液都污染了,目的仅是为了使流经呼吸道组织的那部分血液含有一丁点可以对付病毒的药物。这就好像鬼子刚从村东头进来了,全村东西南北一齐向外开火、扔手榴弹。可能鬼子没被炸死几个,却把村里的牲口、房子炸坏不少。所以从当时的条件所限和理性分析上我也就打消了找药和服药的念头。
    这出来第一天就出状况了,还有几天要在外盘恒,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感冒的精神,“顶硬上“就是了。起床,做早歺,开始新的一天。
    我住的是一家Pension,就是类似我们国内说的民宿,是可以自己做饭的。价钱实惠又能照顾到中国胃,所以一般外出,Pension一直是我的首选。
    今天做的早歺是洋葱炒鸡蛋。切洋葱时自然会有点冲鼻的味道。反正鼻子已经有点塞了,冲一冲也好。我还作死地把刚切开的洋葱湊到鼻子下闻一闻,要通鼻就通彻底一点嘛。果然一股辣味直冲后脑勺,就好像第一口吃蘸海鲜的介末时的感觉那样。鼻子一下通了,吸气顺畅了,舒服,就不由自主地多吸了几下洋葱的辣味。前后大概也就一分钟吧,奇迹出现了。刚刚还干痛的咽,没有感觉了,头也变得清爽起来。变化之快,令人难以置信。我特地咳一咳喉咙,确实已没了干痛的感觉。在往后的几天里,都平安无事。当然散布病毒的那个小伙子后几天也一直没有再出现。唯一的不顺,就是那天晚上流了一点鼻血,不知是不是嗅洋葱的后遗症。
    后来从洋葱的介绍文章中了解到,生洋葱有很强的杀菌消毒作用。感冒病毒从我的呼吸道侵入,前面遭到鼻粘膜和淋巴组织的顽强扺抗和阻滞,黏膜与淋巴组织就像绊马索那样,虽然杀不死你,但至少可以拖延你行进的速度。就在病毒还在与咽喉哪里的“绊马索“纠缠的时候,就被从后面赶来的洋葱气给歼灭了。这伙病毒真可谓是有史以来入侵夲人身体最悲催的病毒,还未与白细胞交手,就被洋葱气给团灭了。
    从这次经历,我觉得,对付呼吸道感染,最有效的方法是嗅剂。沿着敌人侵入的路径一路追杀,不搞株连,不搞扩大化,沿途清剿,不留死角。也许洋葱就是世界上针对呼吸道感染的最经济有效、还绿色环保的嗅剂。嗅完仍不影响继续炒鸡蛋。
    在此,要对生产感冒药的药厂说声对不起。我无意断你们的财路,只是为人类克服呼吸道感染而献计献策,尤其是在目前人们面临着非典、新型冠状病毒来袭的非常时期。建议各人家中常备洋葱,外出归来,切一个闻一闻。有毒克毒,无毒醒脑。关健洋葱炒鸡蛋还很香。

About the author

用常识说事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